圖班嫁給我8.jpg

●影片在哪拍攝?

【圖班嫁給我】在哈薩克南部一個別稱「飢餓草原」的別特帕克達拉草原(Betpak Dala)進行拍攝。那是個平坦的大草原,除了牧羊人外,沒有人住在那。其間偶有零星的小村莊,最近的城市是奇姆肯特(Chimkent),但在500公里之外。

 

●在草原上拍電影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?

首先,對劇組來說,要在這樣一個偏遠的地方拍這麼久的戲是非常辛苦的,尤其自然環境又那麼嚴峻。不只是天氣,動物也是個問題。那邊有各式各樣的昆蟲,尤其在春天甦醒的毒蛇和毒蜘蛛,五月的時候特別多,每天都會在我們鞋子裡發現蜘蛛。但最困難的還是我們拍這部片的方法,讓劇組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和心力。

●你們拍片的時候是不是過得像遊牧民族?

我們在離拍攝地點1公里遠的地方搭了自己的帳篷,雖然那裡有水,也有發電機發電,但在那的生活是非常接近遊牧民族的。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與當地牧民一起生活,而演員在拍攝前已先和真正的遊牧民族家庭生活了一個月。

女主角莎瑪‧耶雅莫娃(Samal Yeslyamova)做了所有牧羊人妻子會做的事,翁達斯‧貝思巴索(Ondasyn Besikbasov)簡直就是個道地的牧羊人,他們在片中所做的事情,都是這段期間的實際經歷,這一切都讓電影更具真實性。翁達斯和莎瑪從沒在帳篷中生活過,尤其是來自哈薩克北部的莎莫,哪裡的生活很歐洲,所以拍攝對她來說更形困難。

 

●大約還有多少牧民和其家人仍在這片草原上過著遊牧生活?越來越多年輕人像阿薩那樣想搬到城裡,遊牧民族是不是快消失了?

事實上,哈薩克還有許多家庭過著游牧民族的生活,但跟蘇聯時代比起來還是不太一樣。現代的遊牧民族比較接近翁達斯和莎瑪那樣的生活,他們很少有自己的牲畜,大部分受雇來照顧牧主的羊群,酬勞不是金錢就是牲畜。他們仍生活在大草原上,每年遷徙數百公里,其中有些遊牧人家非常貧窮。

電影是當前情況的真實反映。幾乎所有年輕人都想去都市,他們認為城裡的錢比較好賺。可是你看在奇姆肯特那些大城市裡,很多年輕人枯坐等待一份未知的工作,到最後只能成為建築工人或臨時工。片中的阿薩和波尼如果沒有特殊專長,他們到了城裡也找不到他們想尋找的東西。

 

●可以跟我們分享和羊群拍戲的經驗嗎?尤其小羊出生的場景,你們是怎麼拍的?

跟平常的拍攝很不一樣。起先我們就劇本上兩個小羊出生的關鍵場景來拍,因為羊分娩不會等我們準備好,在時間壓力下,我們必須馬上拍攝。經驗告訴我,光拍羊就很難了,通常他們看到攝影機就會跑走,何況要捕捉分娩的畫面,於是我告訴攝影組要準備好受苦了。

首先他們必須跟著羊群,但不能帶攝影機,先了解牠們如何移動之後,再用小型的攝影機試拍,在經過好幾次的試驗之後,才可以使用底片拍攝。我跟他們說,這會花好幾個小時甚至好幾天。我們的攝影指導祖娜•戴莉斯卡(Jola Dylewska)非常棒,她很清楚我要什麼。拍攝團隊花了兩個星期跟著羊群,在第三個星期,為了瞭解羊分娩的時候會出現的鏡頭運動,我們試了各種拍攝方式。當拍攝團隊在技術上都準備好了,接著要做的唯一工作就是等待,一旦有羊快要生產的時候,牧羊人就會盡快透過廣播通知我們。

拍攝時,我深深感受到這些分娩場景的獨特力量,讓我不得不重新調整其他場景,而不是為了符合原始腳本,來調整這些珍貴的畫面。我們將在那邊生活的經驗帶入電影,讓它們影響故事的建構。最後,電影像棵樹那樣成長發展,很多事情都無法預測。

 

●你如何讓主角準備好拍攝接生小羊的戲?

實際拍攝之前,我們並沒有排練,而是根據現場的狀況發展,再指導演員該怎麼做。男主角並不知道他得幫小羊拉出子宮,當我發現小羊可能會死的時候,我決定讓他這麼做。他非常震驚,因為他不是來自鄉村的人,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做這樣的事,所有一切都讓這個場景真實無比,我們非常幸運可以捕捉到這個場面。

最後,對演員來說最具挑戰性的,就是要跟那些動物一樣厲害。因為那些動物在片中的表現都非常搶眼,演員怎能輸牠們。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,一切必須真實可靠,演員、收音、攝影、導演,從頭到尾都要達到同等水準的真實。有時候,我們不得不重複拍攝一場戲多達25次,只為了達到理想目標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城市漫遊-想婚的季節

weddingto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